战"疫"雷达—诊断试剂及病毒检测技术
 
研究人员

战"疫"雷达—诊断试剂及病毒检测技术

2020新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疫"突然打响,短短数日便组成了全民统一战线,而我们所抗衡的敌人,正是现今社会的最大威胁之一的病毒。

事实上这也不是我们第一次与病毒"狭路相逢",2002年于中国广东顺德爆发的SARS病毒•(非典型肺炎),由于当时的病毒检测技术尚不发达,诊断试剂也尚不成熟,世界范围内对病毒都十分恐慌,取消各种出行计划,避免出入人口密集处,一旦有发热现象就要被隔离检查……

还有2009年甲型H1N1,以及爆发于西非的埃博拉病毒、H7N9型禽流感、到南美的Zika再到中东的MERS,再到今年的新冠病毒,世界传染性疾病的爆发数量逐年上升。自1980年来,每年突发的病毒性传染疾病增加了3倍。因此对病毒的检测技术,以及诊断试剂的研究便成了我们在与病毒对抗过程中最重要的"雷达系统"。这一点在今年新冠病毒的身上也得到了验证,前期的检测技术及诊断试剂在疫情防控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全球一体化的年代,传染性病毒早已成为人类的公敌。不过在人类与病毒的战争中,也有一群优秀的科学家,携手美国著名大学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以先进的检测技术作为雷达,在全球范围内追踪病毒的一举一动。他们还以迅速发现和分类新型病毒以及开发新诊断试剂为目的,与UCSF共同成立了"病毒诊断与发现中心"(VDDC),以先进的检测技术时刻监控,让狡猾善变的病毒无处遁形,守护人类健康。

在美国《时代周刊》上,大家同样也曾就病毒检测技术而发起过讨论:一位名叫Joshua Osborn的14岁男孩,感染了一种未知病毒,导致他持续头痛和高烧。经历了几个月的检查,都未能查出病因,绝望的主治医生将男孩的脊髓液和血液送往了"病毒诊断与发现中心(VDDC)"。在能够在30分钟内分析100万个病毒基因序列的诊断仪器帮助下,Joshua开始接受对症下药的抗生素治疗,4周后恢复了健康。

VDDC负责人之一的雅培"应用研究与技术部"副总裁John Hackett表示VDDC开展了全球病毒监测计划,用于监测世界各地新发现的HIV和肝炎病毒株,并使用深度测序和超快速病原体识别技术对其进行识别和分型。目前,该项目已经拥有超过7万例HIV和肝炎病毒样本,成为世界上很大的病毒库之一。

如果发现了新的病毒株,雅培科学家立即测试当前的血筛和检测技术是否能够筛查这些新病毒。凭借庞大的样本库支持,让雅培能够始终提供行业领先的诊断检测技术,并不断推动和扩展诊断能力的可能界限。

病毒的进化和变异永远不会停止,纵观整个病毒进化史,医疗科技的脚步也一直步步紧跟,雅培诊断的研发科学家们有着清晰的目标:更好的诊断试剂,更准确的检测技术,践行雅培对健康的承诺!

2016年,雅培全球病毒监测计划来到了中国。为中国的临床诊断做出一份贡献。同时在营养品,药品以及医疗器械等领域,雅培也将坚持以创新科技,让健康的力量掌握在人们自己的手中,书写人生的精彩!